首页  »  情色小说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龙魂侠影:第10集 忘川厉煞 第10回妖魔联袂

【龙魂侠影:第10集 忘川厉煞 第10回妖魔联袂




  
端木琼璇身着锁子白链甲,脚踏银丝骷髅靴,肩担白骨凶兽骸,显得魔异凶
狠,宛如从地狱而来的嗜血女魔,然而偏偏她又生得花容月貌,美艳动人,在那
股邪异之中增添了几分丽色,从而糅合出一种魔魅的诱惑。
  那口魔刀断天行随着她的行走发出叮叮的铃铛声,像是有种惑人心智的魔力

  只见她朱唇含笑,星眸闪动,望着齐王道:「小女子见过齐王殿下。」
  她的声音低沉,不似楚婉冰那般清脆悦耳,而且还略带几分沙哑,但却给人
一阵沧海桑田的感觉,宛如一杯年份久远的浓郁美酒,叫人回味无穷。
  如此魔魅丽色,齐王心中亦是生出几分躁动,但他瞬间便将那些不切实际的
念头给驱散了,朗声回应道:「阴魔大驾光临,不知有何赐教?」
  表面上虽然平静,但齐王内心却已经是多了几分怒意,暗忖道:「好狡猾的
魔女,一进来就无视三教教主,先向本王问礼,显然想在本王与三教之间埋下一
枚钉子。虽说三位教主气量宏大,但她这般做法着实可恶!」
  端木琼璇微微淡笑道:「殿下莫非不知小女子为何回来么?」
  齐王摇头道:「本王又没有三位教主那般知晓未来过去的神通,如何能猜出
阴魔之心。」
  他这句话圆滑地捧了三教一把,无形之中瓦解了端木琼璇暗中埋下的钉子,
而且还暗含另一重意思:三教教主都在这,你这魔女给我安分点。
  面对三教教尊,端木琼璇毫无畏惧之心,滴溜溜的魔异美眸朝三人瞥去,细
细打量了一番,笑道:「三教?即使神通再高,也不过是一群伪君子罢了。」
  身为儒门之首徒,面对白骨阴魔这般赤裸裸的挑衅,孟轲也还以颜色,冷冷
地道:「白骨阴魔,在如今的形势之下,过多的口舌之争对魔界无益,你还是收
敛你的利牙吧。」
  端木琼璇嫣然一笑道:「孟公子,好重的火气,莫非是要对小女子打击报复
?」
  孟轲淡然道:「君子立身处世,有所为有所不为,孟某虽不好斗,但若有人
辱及师门,吾定要与之周旋!」
  端木琼璇哦了一声,道:「看来是小女子妄言了,孟公子见谅。」
  她言辞轻佻,丝毫没有半分道歉之意,倒像是在继续挑衅。
  在外人看来这白骨阴魔似乎是来向三教宣战,然而却有人抱着不同的看法。
  曾经领教过端木琼璇的手段,楚婉冰深知这魔女的心计,心里忖道:「魔界
想必已经发觉中计,气势上就已经弱了一筹,就算双方能够结成同盟,魔界无形
之中也比朝廷和三教低了一头,这端木琼璇看似在挑衅,实则是在暗中扳回局势
,为魔界争夺有利的谈判空间。」
  龙辉也看出端木琼璇的目的——左顾右盼,不入正题,还不时地挑衅三教,
看似愚昧无知,实则是想搅乱局势,从而获取更多的利益。
  齐王眉头一扬,说道:「阴魔不必转移话题,说明来意吧。。」
  按照常理来说,谈判之时应该是旁敲侧击地摸索对方的底线,而不是如此直
接的出招,因为这种做法很有可能使自己陷入不利的局面,从而影响后续的谈判

  但齐王此番做法乃是针对端木琼璇的胡搅蛮缠,不但打乱了端木琼璇搅局的
部属,还让对方先出招自己可以谋而后定,倒有几分一力降十慧,以不变应万变
的作风。
  所谓的奇招并非指那些天马行空,不切实际的做法,而是在合适时机施展出
决定胜负的杀着,这些杀着可以是最简单的,也可以是最复杂,但只要让敌人意
想不到,收取最大的利益,那便是奇招。
  端木琼璇首度领教齐王的手腕,俏脸之上不禁泛起一丝惊诧,但她瞬间便收
敛了心神,颔首道:「既然齐王如此豪爽,小女子也不便再做掩饰。没错,此番
吾乃奉家父之命前来与诸位携手商讨丰郡之事。」
  齐王哼哼冷笑道:「那魔界想要什么好处呢?」
  端木琼璇耸了耸肩,说道:「焱州,我们要朝廷将大军撤出焱州!」
  齐王冷笑道:「魔界好大的胃口,你们可别忘了,泰王可是遭受汝等毒手,
犯下如此弥天大罪,你们居然还敢开此大口,夺取焱州这千里之地!」
  端木琼璇红菱般的嘴角微微上扬,说道:「殿下误会了,魔界此举并无夺取
焱州之意,只不过是避免两面受敌,寻求自保罢了。」
  她的意思便是:就算朝廷撤军,魔界也不能独霸焱州,因为还有一个天剑谷
在牵制,而里面所包含的更深层意思——天下不止你皇甫一族独大,最起码焱州
就有天剑谷坐镇,更别说三教为首的武林势力,你齐王也别太嚣张,没有魔界替
你们皇甫族牵制三教,你们迟早被三教收拾掉。
  齐王听出弦外之音,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意,淡淡地说道:「此番煞
域的动作,恐怕也侵犯了你们魔界的底线,若不然你们何必大动干戈,兵发丰郡
呢?可见你们的日子也不好过,如此狮子张大口实属不智。」
  端木琼璇笑道:「殿下可愿听小女子一言。魔界大军虽被殿下诱敌之计引入
鬼风峡,但过峡谷的士兵也仅有一千多人,我军的主力大队尚在峡谷之外。殿下
不妨设想一下,若我军趁着你们攻打丰郡之时,在背后稍稍活动一下,会发生什
么事呢?」
  齐王脸色一沉,眼中阴晴不定,暗蕴凶狠杀机。
  这时天佛开口道:「丰郡此役事关苍生,魔尊若想趁火打劫,那雷音禅寺定
与之周旋到底。此次下山,老衲虽然只带来少数武僧随行,但也是佛界精锐,只
要齐心协力魔尊的如意算盘未必打得响。」
  仙宗与孔岫亦是微微点头,表示支持佛门的决意,魔界若真敢背后捅刀子,
三教然不会袖手旁观。
  端木琼璇说道:「有三教高手坐镇,小女子岂敢放肆。只是不知玉京之内,
是否也是如此!」
  赤裸裸的威胁,但却没有人认为她是在做白日梦,因为如今各方势力的目光
都集中在丰郡之上,帝都的防御亦是较昔日松懈,再加上河东军已经随齐王出征
,玉京的北面防线可以说是一片空缺,若魔界真要奇袭玉京,就算不能够打下都
城,也足以玉京元气大伤。
  齐王面色阴沉,恨不得马上将端木琼璇推出去斩首,但他十分清楚若真的斩
杀端木琼璇,定会将魔界推倒敌对的位置,到时候魔界要么就在他身后捅刀子,
要么就进犯玉京,无论是那种结果都不是他所能承担的。
  忽然一声冷笑,却见白翎羽昂首步出,望着端木琼璇说道:「白骨阴魔,你
若认为能够奇袭玉京就尽管试试看,我只怕你是有去无回。」
  端木琼璇美目朝着白翎羽转了转,颔首道:「不知白将军有何高见?」
  白翎羽说道:「从此地到玉京必须经过河东,而河东到玉京正好有一条凌江
河所阻隔。你们若真腰奇袭玉京,就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渡河,否则根本起不到奇
袭的效果。而刻凌江河正处于雨水丰富的季节,若你们真敢渡河,那我们就炸开
上游堤坝,给你来个水淹三军。」
  虽然白翎羽只是纸上谈兵,但端木琼璇却不敢大意,因为到了她们这个境界
的高手和将领,哪怕是一言一词都是具有极大的威慑。
  若恒军不顾一切炸开堤坝,就算不能淹死魔军,也足够将他们困阻在玉京之
前,然后身处丰郡战线的恒军分出一只部队从后追击,那这三万魔军就成了饺子
馅,被人一锅端掉。
  端木琼璇暗忖道:「炸毁堤坝那便是要下游的百姓跟着陪葬,此等战法虽然
阴损,但若真逼急了这些恒军将士,也并非不可能施展此等玉石俱焚的手段。我
方才也展示了魔界足够的实力,谅朝廷和三教也不敢轻蔑魔军,倒不如与他们好
好商讨共伐丰郡的大计。」
  这一轮唇枪舌剑,双方各取所需,端木琼璇夺得了足够的谈判高度,而以齐
王为代表的朝廷大军也消除了后患之忧。
  端木琼璇耸耸了优美的肩膀,笑道:「煞域一旦夺取奈何桥便等于掌控轮回
,奴役阴魂,即便死了也不得安宁。煞域此番动作确实触及了各方势力的底线,
我想不单是魔界,就连妖族也不会袖手旁观的。若齐王与三位教主能够提出合理
的合作条件,我想我们暂时不会是敌人。」
  齐王蹙眉道:「请问阴魔,究竟什么是合理的条件?」
  端木琼璇说道:「我们的条件依旧不变,朝廷大军撤出焱州。」
  齐王回想起出征之前皇甫武吉曾给自己一道密旨,思念了片刻,说道:「焱
州之事牵扯甚大,本王不宜草率,还请端木姑娘在营中暂居数日,等小王禀明皇
上再给姑娘一个答复。」
  说罢朝三教教主望了一眼,询问道:「三位教主意下如何?」
  三人微微摇头,表示对此并无异议,端木琼璇随即笑道:「既然齐王殿下有
心一谈,那小女子就在此叨扰了。」
  齐王嗯了一声,招来一名亲兵叮嘱道:「带端木姑娘下去休息,且莫怠慢贵
客。」
  步出帅帐后,龙辉、白翎羽并肩而行,而楚婉冰则继续扮作卫兵跟在龙辉身
后,白翎羽见楚婉冰这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,心里不禁有几分得意,暗忖道:「
不如趁着现在好好使唤使唤这个小妖女!」
  于是清了清嗓子,指着楚婉冰道:「那个谁,去替本将军把马牵过来!」
  楚婉冰顿时恨得牙痒痒,暗骂道:「白丫头,你就尽管得意,以后看本小姐
怎么收拾你!」
  她此刻是卫兵模样,只能演戏演到底,暗中嘟着小嘴去替白翎羽牵马。
  白翎羽好不容易出口恶气,顿时乐得眉开眼笑。
  龙辉暗叫无奈,这两个姑奶奶真是无时无刻不明争暗斗,叫他实在是不知如
何是好。
  楚婉冰牵来战马后,白翎羽忽然喝道:「立正!」
  楚婉冰霎时一愣,她那里懂得什么军姿站立,站得是歪歪扭扭,白翎羽抓做
机会训斥道:「你这叫立正吗?有气无力的,我给老实站好了!」
  楚婉冰强忍怒气,装作一副服从命令的模样,努力站了一个较为笔直的军姿

  白翎羽却依旧不肯放过她,寒着脸说道:「区区一个立正都做不好,你是怎
么训练的,给我跑三十圈校场!」
  龙辉一看便知大事不妙,白翎羽当初训人的手段他可是充分领教过,就连他
也几乎受不了,若楚婉冰给她这么训上一训,保管这小凤凰拔剑砍人,想到这里
龙辉立即抢先说道:「白将军,此人乃我麾下兵士,等回营后我会亲自教训,这
里就不劳烦你费心了!」
  白翎羽看着楚婉冰那气鼓鼓的脸蛋,心里是一阵的得意,肠子都快笑翻了,
朝她投去一个示威的眼神,暗中传音过去说道:「在军营里我最大,你这小妖女
给我老实点,别以为有龙辉护着就无法无天,你若真有把柄落在我手上,绝对送
你三百杀威棍!」
  楚婉冰是何许人也,堂堂妖族少主,凤凰血脉,尊贵无比,被这个昔日的手
下败将这般训斥,气得她柳眉倒竖,粉拳紧握,几乎要拔剑动手,幸亏龙辉及时
将她拉走,若不然她肯定要掀起袖子,跟白翎羽大打一场。
  将这火气冲霄的小凤凰拉回营帐,龙辉才稍稍松了口气,心想:「昨夜还这
般和气,怎么又斗了起来。」
  正想宽慰几句,竟看到楚婉冰散去幻术,变回真身,其面容平静,似乎根本
没有生气,龙辉不禁奇道:「冰儿,你没事吧?」
  楚婉冰嗯了一声,笑道:「刚才我只是做做样子给白丫头看罢了,只要我越
生气她就越得意,也算给她出口口气吧,免得影响她在战场的发挥。」
  龙辉笑呵呵地道:「我就知道冰儿是胸襟宽阔,岂会斤斤计较。」
  楚婉冰哼道:「我只是个鸡肠小肚的女人,不像你们这些大丈夫般懂得容忍
。」
  「非也,非也,冰儿你是有容乃大,胸怀比小羽儿大多了。」
  龙辉将她揪到怀里,伸手探入她衣襟内,在那对豪乳上捏来揉去,惹得楚婉
冰不住娇嗔媚吟,俏脸含春生晕色。
  楚婉冰拍掉他的魔爪,嗔道:「死不要脸的,给我老实谈正事!」
  龙辉耸了耸肩道:「还有什么好谈的,齐王一定会答应白骨阴魔的要求,而
且现在军情如此紧张,说不定齐王明天就会攻打丰郡。」
  楚婉冰咦了一声,问道:「撤军焱州非同喜爱可,就算他齐王有心与魔界联
合,但他也没权力办这么大的事情吧?」
  龙辉说道:「以我对皇甫武吉的了解,十有八九会赋予齐王一定的权力,说
不定在出征前已经给了齐王一道密旨,密令齐王在某些范围内与他人合作,并可
以接受某些条件。」
  楚婉冰微微一愣,恍然大悟道:「原来如此,既然如此,那我是不是要以妖
族少主的身份去跟齐王协商一下,顺便讨点彩头呢?」
  龙辉含笑道:「正是如此,魔界都已经派使者来了,你们妖族若无动静恐怕
也会让人生疑,倒不如你现在就去找齐王。」
  楚婉冰拍手道:「说得对,端木琼璇前脚刚至,我后脚便来,可让齐王疲于
招架,还可以从中探出朝廷的虚实和底线。」
  看着楚婉冰离去的身影,龙辉心忖道:「齐王虽然算到妖族会与他合作,但
也不会想到妖族的使者会来得这么快,冰儿此举完全不给齐王缓冲回神的时间,
说不定真能探出些什么来。」
  不出片刻,所有将领又被再度召集,龙辉与白翎羽也被传召如帅帐。
  只见楚婉冰以妖族少主的身份驾临,再度引起军中一片哗然。
  虽已改变容貌,但楚婉冰那天生媚态使得众将士之心神一阵恍惚,重演上次
铁壁关大战时万军噤声的场景。
  这一回并无三教之人在场,想必三大教尊根本不屑于这种级别的谈判与商讨

  魔女方至,妖姬便临,齐王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心绪微乱,但依旧不露声
色礼仪十足地道:「少主芳架至此,不知有何赐教?」
  楚婉冰淡笑道:「妾身方才经过此地,发现昔日以故友进入贵地,所以厚颜
叨扰,殿下莫怪。」
  与端木琼璇的不同,楚婉冰的手腕更为圆滑柔和,看似不入重点,却是迂回
前进,犹如抽丝剥茧般慢慢探清对手虚实。
  齐王虽是惊讶,但却心生佩服,暗忖:「端木琼璇做事雷厉风行,但此女却
是另一个极端,同样叫人难以招架,这妖魔两界的公主真是巾帼不让须眉,别说
是我皇室女子,就算是皇子与之相比也是天地之别。」
  齐王笑道:「不知是哪位人士,能有此等福分与少主结交?」
  楚婉冰道:「正是魔界有白骨阴魔之称的端木琼璇,不知端木姐姐是否在贵
军之中?」
  齐王点头道:「少主,所言不差,端木姑娘也是刚来没多久,正在营帐中休
息。」
  说罢便吩咐亲兵去请端木琼璇,其姿态落落大方,似乎并不畏妖魔两大天娇
联手向自己发难。
  过了片刻,楚婉冰忽然闻到一股熟悉的香风飘来,回头一看之间端木琼璇美
目含泪地望着自己,心头再添几分愧疚,轻轻叫了一声:「端木姐姐。」
  端木琼璇咬了咬嘴唇,压制住心中的惊喜,带着几分激动地朝她回应道:「
冰妹,久见了,姐姐就知道你不会有事。」
  楚婉冰芳心一颤,当日诛仙剑一事与她牵扯得太多,也不知道她究竟掌握了
多少内情。
  齐王朝妖魔双姝瞥了一眼,虽然生出经验之感,但其眼眸依旧清澈如水,他
的这一份镇静自若也让楚婉冰暗自惊叹:「好镇静的涵养功夫,难怪皇甫武吉敢
放手让他指挥这十多万大军。若不是有崔家在背后下绊子,三王就算是齐心协力
也未必是他的对手。」
  端木琼璇美目瞥向齐王,笑道:「殿下此番传召,恐怕不单纯是为了让妾身
与好友见面吧。」
  齐王淡然道:「端木姑娘真是目光如炬,焱州一事本王已经有了考虑。」
  端木琼璇嫣然一笑道:「哦,那敢问王爷,你心中的考量又是什么?」
  齐王垂目道:「此事也不急于一时,还请冰少主将妖族的条件开出,本王再
一同答复。」
  齐王不知楚婉冰真名,但从端木琼璇口中得知她的一个字,于是便称其为冰
少主。
  楚婉冰美目滴溜溜一转,笑道:「殿下好大方,难道就不怕妾身漫天要价吗
?」
  齐王洒然道:「坐地起价,落地还钱,冰少主尽管开价,但本王也会斟酌。

  楚婉冰媚然淡笑,垂目道:「既然殿下已经这么说了,那妾身便不妨狮子张
大口,把价位提高一些,免得待会被殿下压价压得太过凄惨。」
  只见她玉唇轻启,款款道来:「那妾身便为族人谋求江南金陵一地,殿下认
为这个条件如何?」
  江南乃神州鱼米之乡,供应全国四成以上的税收和粮食,而金陵更是江南之
中心,如此重地就算齐王再怎么败家,皇甫武吉再怎么昏庸也绝不可能拱手让人
,楚婉冰此言真可谓是狮子开大口。
  帅帐中诸将一阵惊讶,气氛顿时陷入一片肃静,齐王目光闪烁,淡淡地道:
「少主此言恐怕过甚了。」
  楚婉冰媚然娇笑道:「妾身只是漫天开价,殿下你还可以压价哩。」
  她的言辞就犹如街边开价的商贩,市侩奸诈,但偏偏她那媚然天成的美态叫
人生不出丝毫厌恶。
  龙辉暗忖道:「金陵此地几乎相当于一个小玉京,形势错综复杂,就算皇甫
武吉肯给,冰儿也不敢要,这丫头是在转移齐王的视线罢了。」
  齐王垂目片刻,说道:「此事绝无可能,少主还是换一个建议罢了。」
  楚婉冰幽幽一叹,继续说道:「那妾身便学端木姐姐那般做法吧,请殿下撤
离一些地方驻军。」
  齐王和端木琼璇同时脸色大变,方才两人所会晤的话题竟然让这妖族少主知
晓,在他们两人心中楚婉冰似乎又多了几分高深神秘的色彩,使得两人同时心生
忌惮,但却又不能轻举妄动。
  楚婉冰这看似漫不经心的言语竟收到了奇效,同时震慑了齐王和端木琼璇,
也为接下来的「开价」
  争取了有利位置。
  齐王说道:「反正本王也已经同意端木姑娘的要求,如此一来,倒不如好事
成双,少主想要撤离那里的驻军呢?」
  看过密旨后,齐王知晓了自己所能把握的权力,对于撤离驻军他还是可以做
主。
  以他高深的军事目光来看,就算撤离了某个郡县的驻军,魔妖族两族也未必
可以占到便宜。
  因为撤离一个地区的驻军,就相当于放开口袋请君入瓮,妖族若真的进驻其
中,朝廷完全可以把撤离的军队部署在外围,形成一个包围圈,将妖族牢牢锁于
其中。
  至于端木琼璇的要求,齐王也是乐于成全,因为焱州位置比较特殊,内有天
剑谷,北面有崔家,朝廷无论是驻军入内还是在外围把守,都很难形成有效的威
慑,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,既可以稳住魔界,又可以让魔界跟天剑谷在焱州内斗
,说不定还能将崔家拖入其中,何乐而不为。
  楚婉冰说道:「灵州,妾身希望殿下将灵州的驻军撤离。」
  灵州地处江南北面,与焱州接壤,同样是临海郡县。
  齐王微微一愣,心忖道:「好狡猾的妖女,灵州东面朝海,大军无法进行有
效的合围,而且还能与魔界在焱州两两呼应,并借着焱州的乱局掩护,从而安心
部署和发展。罢了,反正焱州那一块已经是注定要乱上一段日子,那就再加多一
个灵州,等收拾了煞域后,再一块收拾他们!」
  齐王说道:「此事问题不大,但此次丰郡大战,不知妖族会如何协助?」
  楚婉冰道:「我们替你们提供军情和战报,而且此次大战尚且需要先天高手
助战,家母和敝族大长老皆会参与。」
  齐王嗯了一声,说道:「既然两位公主释出如此诚意,本王也不能怠慢,现
在就颁布焱州与灵州的撤军令。」
  齐王掌管兵部,再加上皇甫武吉的圣旨,调遣地方驻军还是手到擒来。
  只见他盖上兵部印玺,写好两州驻军的调遣令,他并没有弄虚作假,因为他
并不认为这种手段可以瞒得过眼前这两名女子。
  随即,齐王命专人前往颁布军令,如此一来双方算是达成了某种程度的共识

  端木琼璇掏出一张地图递给齐王,说道:「此乃丰郡外围尸兵的部属图。」
  齐王微微一愣接过一看,不禁唏嘘不已,龙辉与白翎羽与凑过来查看,只见
图纸上边将煞域尸兵的强弱分布,暗藏埋伏绘画得极为详细。
  端木琼璇指着外围的一处据点说道:「此地共有五千尸兵,其头领乃是十大
阎王之一的转轮王,此地亦是外围防御的核心地带,只有打下此地,大军才可直
抵丰郡城下。」
  龙辉瞥了一眼,说道:「此地名为飞云坡,算是丰郡外围较为险要的地势,
而且可以居高临下左右兼顾,进退自如,确实是可以作为外围的中枢营地。」
  素荷珺微蹙秀眉,说道:「这个飞云坡虽有险要,却未必能够阻挡这十多万
大军,其真正的难题在于飞云坡那一片沼泽泥地,昔日丰郡百姓很少从这儿进出
,倒不如避开此地,绕道而行。」
  龙辉道:「若想绕道,那便得从东西两面过去,但这路程便长了不少,而且
还有可能遭到煞域的伏兵,这么一下来,大军最少也得花上三天的功夫才能赶到
丰郡。」
  齐王说道:「龙将军,此言甚是。若能打下飞云坡,不但可以一举瓦解敌军
的防线,还可以缩短时间,毕竟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!」
  素荷珺叹道:「要经过沼泽泥地也并非不可,但也得等到冬天,大雪纷飞之
时,将沼泽冻住,人马才能在上边通行,可是如今是六月夏季……」
  龙辉忽然灵机一动,说道:「我怎么差点忘了,正一天道的真人都在这儿,
请他们开坛做法,完全可以颠倒季节,来个六月飞雪!」
  齐王闻言,急忙派人去请三教教尊。
  了解始末后,仙宗蹙眉道:「以道术颠倒季节,冻结泥沼也并非不可,但是
这个法术引起方圆气流的变化,恐怕会引起煞域的注意,提前布下应对法术。」
  龙辉笑道:「这个倒好办,只要吾等派出几支精兵攻打飞云坡附近的据点,
便可分散煞域的注意力,道长便可从容做法。」
  齐王点头道:「龙将军此计甚妙,既可以分散对手的注意力,又可以趁着泥
沼冰冻之时,从外围夹击飞云坡。但仅仅靠外围夹击恐怕不足以打下飞云坡。」
  龙辉说道:「除了外围夹击,我们还需要一柄直刺敌人胸膛的尖刀。」
  齐王点头道:「青龙、麒麟二营皆是我大恒精锐之师,由龙将军或白将军担
任这个重任是最适合不过。」
  龙辉摇头道:「此番我们的目的是分散煞域的注意力,外围的战斗一定要打
的漂亮,最好是将飞云坡周围的钉子全部拔掉,让那个劳什子转轮王疲于招架,
无法注意到道法仙术。」
  齐王眼中闪过一丝笑意,显然已经猜出龙辉的计划,但还是不动声色地道:
「那龙将军有何高招?」
  龙辉道:「高招倒是谈不上,只是有些拙见罢了。那便是由我与白将军从东
西两面夹击飞云坡外围的据点,而由端木姑娘的骷髅魔军施加致命一击。」
  虽然已经与魔界达成统一战线,但龙辉竟然提议由魔军担任如此重要的角色
,营帐中的将领皆是惊讶万分,无数怀疑的目光投向了龙辉,更有不少将领出言
反对,甚至还有人说龙辉心怀不臣之意。
  齐王沉哼一声,冷目扫视,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缓缓散发,众将皆不敢再言

  只见他缓缓说道:「龙将军此意甚妙,唯有装出拼命的样子才能瞒过煞域鬼
兵。」
  说罢他目光又望向端木琼璇,微笑道:「端木姑娘,不知可否愿意助吾等一
臂之力?」
  端木琼璇差点就骂了出来,但还是克制住了,俏脸凝霜片刻,点头道:「既
然我们双方结盟,那小女子便替殿下攻陷飞云坡,也算是回报殿下的善意。」
  龙辉和齐王暗中交换了一个眼神,这一手完全将魔界推向了风尖浪口,打消
了他们左右逢源的意图。
  青龙、麒麟二军由东西夹击飞云坡外围据点,不但可以分散煞域的注意力,
还能起到监视魔军的作用,只要魔军一有不对劲的地方,两军便可调转枪头剿灭
魔军。
  如此还有一层好处,就算仙宗做法失败,在外围作战的青龙麒麟二军完全可
以轻松撤退,而骷髅魔军则是正对飞云坡,在那恶劣的环境想要全身而退根本就
是不可能。
  最妙的是,龙辉与齐王这一出双簧戏做足了功夫,装出对盟友绝对信任,使
得端木琼璇很难拒绝,唯有接受。
  如今,摆在她面前的只有一条路,那便是打下飞云坡!龙辉暗忖道:「齐王
真是不凡人也,仅仅几句话就推断出了我的作战意图,而且还有胆魄力排众议,
采纳我的计策。」
  无论是引魔军入鬼风峡,还是算计端木琼璇,两人竟然能够心意相通般相互
配合,龙辉也不免生出几分惺惺相惜的感觉。
  那边的楚婉冰却是暗自好笑,忖道:「这小贼也真够狡猾的,这么算计端木
姐姐,而且还联合齐王,两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,真亏他们做得出来。」
  倏然,她只觉得脸皮一阵发烫,回眸瞥去,竟迎上了端木琼璇那火热的妙目
,从中透着狂热的色彩,使得她浑身不自在。
  在外人看来,端木琼璇的眼神只是闺蜜间的亲密,但在龙辉眼中却是不同,
因为这种眼神与楚婉冰凝视他的时候是一样的,充满着柔情和爱恋。
  「岂有此理,这魔女还真够大胆的,当着我的面想勾搭我老婆!」
  龙辉心里一团怒火,但怒意之中也含着几分哭笑不得的味道,自己的情敌居
然是个女人!倏然端木琼璇轻启朱唇说道:「不知冰妹可愿助姐姐一臂之力,咱
们一同攻打飞云坡?」
  楚婉冰愣了愣,心念急转:「方才我承认端木琼璇是我的好友,如今她开口
求助,我若拒绝恐怕会引起齐王的注意,倒不如顺水推舟,也好再探魔军虚实。

  楚婉冰微笑回应道:「姐姐客气了,小妹定会与姐姐同进退。」
  龙辉虽然猜出楚婉冰的心意,但心里也是一阵酸溜溜的,暗骂道:「端木琼
璇,你若敢动我冰儿一根头发,我定要你好看!」
  若是其他男人敢打楚婉冰的主意,龙辉绝对会让他们生不如死,比如什么阉
割、断阳、找一群母猪跟他们交配……但这个情敌却是个女的,龙辉还真不知道
该怎么处理。

酒色网 俺去也 酒色网吧 丁香五月快播 丁香五月天91美女图 丁香五月天图
上一篇:白蛇传 下一篇:痴女军团之沦为肉便器的假期